DSM-Ⅴ自闭症谱系障碍

诊断标准:

 

A.社会性的交往和沟通上有本质上的缺陷,现在或曾经至少出现过所有下述现象(所举例不代表所有情况):

1.缺乏某种程度上的社交情感交流。例如:从异常的社交行为模式、无法正常进行的交互对话;到不愿意与他人分享兴趣爱好、情感感受;再到无法发起或是回应社交关系。

2.在某种程度上无法使用非言语的行为方式去进行社交。例如:从缺乏相互协调的言语和非言语交流;到异常的眼神交流和身体语言、或不能理解和使用手势;再到完全缺少面部表情的表达和非言语交流的能力。

3.在某种程度上不能与他人发展、建立人际关系且相互理解。例如:从难以适应多变的社会环境;到难以通过与他人一起进行假想性游戏来交朋友;再到对同龄人不感兴趣。

当下严重程度的特殊说明:

严重性是基于社交缺陷和刻板行为来评定的(见表二)。

 

B.重复的刻板行为、兴趣或活动,现在或曾经至少出现过两项下述现象(所举例不代表所有情况):

1.刻板或重复的精细运动、对物体的使用或说话有刻板行为(比如:刻板的简单动作,排列玩具或是丢掷物品,重复呓语,异常的语言等)

2.明显僵化地遵循某些特定的、没有实际功能意义的常规性行为或仪式性行为(比如:对微小变化极度紧张,对过渡感到困难,僵化的思维方式,仪式性的行为,每天吃什么需要有固定的日程计划等)

3.非常有限的兴趣爱好,且在强度和专注程度上都是异乎寻常的(例如:对异常事物的强烈痴迷和占有欲,过分局限于/坚持自己的兴趣)

4.对感觉和刺激反应过度或反应过低,或对于用某种方式感受环境有异常的偏好(例如:对疼痛或温度变化没有反应,对特定声音或质地充满敌意,总是嗅/触摸某个物体,被光亮或运动的物体吸引目光等)

当下严重程度的特殊说明:

严重性是基于社交缺陷和刻板行为来评定的(见表二)。

 

C.这些症状一定是在发育早期出现的(然而,当社交需求并未超过能力限制时,这些症状却不一定会完全表现出来,也有可能被后期学习的社交策略所掩盖)

 

D.这些症状产生了临床上明显的痛苦烦恼,或在社交、职业、或其他重要方面的功能缺损。

 

E.这些症状不能用智力缺陷障碍(intellectual developmental disorder)或概念儿童发育迟缓(globe developmental delay)的标准得到更好的解释。智力发展障碍和自闭症谱系障碍疾病常常并发,必须当社会交往水平低于正常发育水平时,才能够作出二者兼有的诊断。

 

注释:由DSM-IV诊断为孤独性障碍(Autistic disorder)、亚斯伯格综合症(Asperger’s disorder / Asperger syndrome)或待分类的广泛性发展障碍(Pervasive developmental disorder not otherwise specified, PDD-NOS)的患者仍旧符合自闭症谱系障碍的标准。有明显社交缺陷但是其他症状均不符合自闭症谱系障碍的诊断标准的个体应当参考社会交往障碍(Social/Pragmatic communication disorder)的诊断。

 

特别注意以下情况:

有无智力缺陷

有无语言缺陷

是否受到已知医疗/遗传/环境因素的影响(记录:额外记录影响因素以辨别相关医疗或遗传背景)

是否与其他神经发育疾病、精神疾病或行为障碍有关(记录:额外记录相关疾病以辨别相关的神经发育疾病、精神疾病或行为障碍)

是否伴随紧张症(定义请参考紧张症和其他疾病相关的诊断标准,119—120页)(记录:额外记录293.89[F06.1]自闭症谱系障碍相关的紧张症,表明同时患有紧张症)

 

2 自闭症谱系障碍严重程度

严重程度 社会交往 重复、刻板行为
Level 3

“非常需要帮助”

严重的言语和非言语社交能力缺陷,造成严重的功能损伤;

非常有限的社会交往,几乎不对他人的主动接近有回应。

比如,一个只能说几个词、且几乎不发起任何社交行为的人,即使在参与社交,也仅会做出异常行为去满足自己的需要或是只对非常直接的社交接触有所回应。

不灵活的行为,极度难以适应变化,或是其他明显干扰正常功能的重复刻板行为。对改变注意点或行动感到尤其地沮丧/困难。
Level 2

“比较需要帮助”

明显的言语和非言语社交能力缺陷;

即使在被帮助的情况下也表现出社交缺陷;

有限的社会交往,对他人的主动接近有异常回应或回应减少。

比如,一个人只能说简单句子、交往圈子只局限于一个很狭窄的特殊环境、有着明显的非言语交流障碍。

 

不灵活的行为,难以适应变化,或是在多种情况下时常出现干扰正常功能的重复刻板行为。对改变注意点或行动感到沮丧/困难。
Level 1

“需要帮助”

在孤立无援的情况下有社交缺陷;

难以主动进行社交,对他人的主动接近曾有不正常/不成功的回应;

可能表现出对社会交往失去兴趣;

比如,一个人可以用完整的句子交流,但无法成功和他人进行交互式的对话,交朋友的方式非常奇怪并往往不成功。

 

在一个或多个方面干扰正常功能的不灵活行为。难以从一个活动转换到另一个。在独立组织、计划和克服障碍上有困难。

 

 

记录程序

对于与其他已知医疗、遗传、环境因素有关,或伴随另外的神经发育不全、精神障碍、行为障碍等疾病的自闭症谱系障碍,需要记录为“自闭症谱系障碍,伴随       ”(“   ”部分填写相关情况、障碍、影响因素,比如:自闭症谱系障碍,伴随Rett综合征)。需要根据表二分别对两个部分的严重程度作出精神病理学上的等级评估(例如,“在社会交往方面非常需要帮助和在重复、刻板行为方面比较需要帮助”)。之后应当详述“有/无智力缺陷”,再之后应当说明“有无语言缺陷”,若有,则还应记录当下语言的缺陷水平(例如,“有语言缺陷——不具有明确意义的语言”或是“有语言缺陷——只能说短语”)。如果伴随有紧张症,分开记录“紧张症,伴随自闭症谱系障碍”。

 

特别说明

表二判断严重程度的指示语可以用于简洁的描述现有的总症状(但总体症状也有可能处于level 1 以下),但需要认识到症状的严重程度可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有所变化。应当单独评定“社会交往”和“重复刻板行为”两方面的等级。这些描述性的严重程度类别不应该用于决定得到帮助的资格和顺序。只能从个人角度入手,经过对优先程度和治疗目标的讨论才能决定。

至于对“有无智力缺陷”的诊断,对儿童/成人自闭症谱系障碍患者不同智力侧面(往往发育不均衡)的理解对于给出诊断特征是非常必要的。言语和非言语形式的能力必须要分别评估(例如,使用不计时、非言语表达的测验来挖掘只有有限语言能力个体的潜能)。

在对“有无语言缺陷”的诊断中,需要评估和描述现有的言语能力。“伴随语言缺陷”的说明可能包括有如“不具有明确意义的语言(无言语能力)”、“只能说词”或“只能说短语”等情况。而“无语言缺陷”的个体则可以进一步说明“可以说完整的句子”或“说话流利”。在自闭症谱系障碍中,重复的语言行为可能落后于语言表达的发育,因此二者应当分别考虑。

关于“伴随已知医疗或遗传背景或环境因素”的特别说明则是在患者患有已知的遗传疾病(比如,Rett综合征、脆性X染色体综合症、唐氏综合症等)、医学上的疾病(如癫痫)或是曾与特定环境因素接触(如抗癫痫药物、太二乙醇综合症、出生时体重过轻等)

额外的神经发育疾病、精神障碍或行为障碍也需要做记录(比如,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发育性运动协调障碍、破坏性行为、不能控制冲动;焦虑、抑郁或躁郁症;痉挛或Tourette症;自残;进食障碍、排泄障碍或睡眠障碍等)。

 

诊断特征

自闭症谱系障碍最基本的两个特征是互惠性社会交往互动的持久缺失(标准A)和重复的刻板行为、兴趣或活动(标准B)。这些症状出现在发育早期,并且影响/限制着日常生活/功能。由于不同个体成长的环境和性格特点不同,而在不同的发育阶段表现出明显的功能缺陷。核心诊断特征在发育时期都非常明显,但干涉、补偿和现有的一些帮助可能会至少在一些方面掩盖了某些缺陷。疾病的临床表现也很大程度上是取决于自闭症严重程度、发育水平和年龄,

因此,被称之为“谱系”障碍。自闭症谱系障碍包含:早期幼儿自闭症、儿童自闭症、Kanner自闭症、高功能自闭症、非典型自闭症、待分类的广泛性发展障碍、童年瓦解性精神障碍和亚斯伯格综合症。

诊断标准A中的社交互动缺陷是普遍且持久的。在多种信息来源(包括临床医生的观察、监护记录、以及自我报告)的基础上作出的诊断才是最有效和可靠的。社交中的言语和非言语缺陷有多种表现形式,取决于个体的年龄、智力水平和语言能力,且受到治疗史和现有支援的影响。很多患病个体有语言缺陷,从完全丧失说话能力到语言发育迟缓、无法理解话语、

重复语言或是僵硬的、过于书面语化的语言。有时即便形式语言(比如,词汇、语法)没有问题,自闭症谱系障碍患者在社交中的语言缺陷仍旧存在。

社会情感交流的缺陷在年幼患者中表现的非常明显,他们基本不主动参与社会互动,不分享情感感受,同时也不会或较少模仿他人的行为。他们的语言通常是单方面的,缺乏社会互动性质,习惯于要求或是定义而非评论、分享感受或是交谈。对于没有智力障碍 (intellectual disability)以及语言发育迟缓的成年患者来说,社会情感交流的缺陷更显著表现于难以处理或回应复杂的社会暗示(比如,何时、怎样去参与一个谈话,什么话不该说)。即便发展出一些策略去补偿这种能力缺陷,在异常或是缺少援助的情况下他们仍旧感到比较困难,努力且焦虑地试图弄懂大多数人所具有的社会直觉是什么。

缺乏非言语的社会沟通行为一般表现为缺乏正常(与文化习俗有关)的眼神交流、手势、面部表情、身体转向、或是声调。自闭症谱系障碍的一项早期特征是联合注意受损,具体表现为不会用手指、展示或是拿来某物体与他人分享自己的兴趣所在,或是(目光)无法追随他人指向的点或是凝视点。这些个体可能会学到少数功能性的手势,但是他们能够使用的数量是远小于正常人的,且他们一般很难在交流中自发地使用手势。对于那些能流利使用语言的成年患者来说,由于难以协调非言语表达和言语表达,他们可能在讲话过程中会作出或奇怪、或僵硬、或夸张的“肢体语言”。这种缺损可能在一些方面中表现得非常微小(比如,一些患者可能在交谈中有着比较好的眼神交流)但是综合眼神接触、手势、身体姿势、说话韵律和面部表情来说,这种缺陷都是显而易见的。

与他人发展、建立人际关系方面的缺陷应当根据具体年龄、性别和文化来衡量。可能的现象有:没有或很少或异常的社交兴趣,表现为拒绝他人、或采取消极或不恰当的方式让他人感到具有攻击性或破坏性。这种障碍在年幼孩子身上尤为显著,他们同时也不会参与到一些社交和分享的游戏和想象中(比如符合年龄的角色扮演游戏等),之后的游戏中会对死板的规则非常坚持。稍年长一些的孩子可能会在理解“为何一个行为在某些情景中是恰当的,而另一些情境中就不恰当(比如,在工作面试中的随性表现)”上表现出困难,或是无法理解同样的话语在不同语境中的意思改变(比如,讽刺,善意的谎言等)。他们可能会明显表现出更乐意独处或是和比自己年轻很多或年长很多的人相处。通常,他们更乐意去确立一种不带有完整的或是现实意义上“友谊的责任”的关系(例如,单方面的友谊或是只建立在分享特殊兴趣基础上的友谊)。与兄弟姐妹的、同事的和监护人的关系也需要(根据关系的相互性)重点考虑。

自闭症谱系障碍的另一条核心定义是重复的刻板行为、兴趣或活动(正如争端标准B中所论述)。这种现象根据年龄、能力、干预情况和当下援助措施的不同有各种程度的表现形式。刻板/重复行为包括简单的刻板动作(例如,拍手、轻弹手指)、反复地使用同一物品(例如,旋转硬币、排列玩具)以及重复的语言(例如,模仿言语;对听到的话反应延迟或是立刻重复听到的词语;在指代自己的时候使用“你”,词语、短语和韵律格式的使用非常僵化)。过度坚持于日程安排和行为的局限性可能表现为抵触改变(例如,对表面上微小的改变感到痛苦,比如最喜欢的食物被打包的过程;坚持条规;僵化的思维模式等)或是言语/非言语的仪式化行为(比如,反复询问,步测一个圆的周长等)。自闭症谱系障碍患者非常有限的兴趣爱好一般会在强度和专注程度上都异乎寻常(例如,一个非常着迷于盘子的婴儿;一个对吸尘器有着强烈占有欲的儿童;或是一个花费数小时誊写时间表的成年人等)。一些入迷和程序化的行为可能与对感官刺激的过度敏感和过低反应有关,表现为对特定声音或质地的极端反应,持续地嗅或是触碰某些物体,着迷于明亮或是旋转中的物体,有时对疼痛和冷热毫无感觉等。对味道、气味、质感的极端反应或仪式化行为,以及极度挑食等现象在患者中都非常常见,可能作为自闭症谱系障碍的诊断特征之一。

很多没有智力和语言缺陷的成年患者通过学习可以在公开场合抑制自己的重复行为。特殊的兴趣将成为他们快乐的来源和生活的动力,甚至可能在之后的人生里提供给他们收到教育、得到聘用的契机。如果在童年或是过去的某一时期曾明显有过重复的刻板行为,那么即使现在这些症状已经不复存在,依然符合自闭症的诊断标准。

诊断标准D要求这些症状产生了临床上明显的痛苦烦恼,或在社交、职业、或其他重要方面的功能缺损。诊断标准E特别地说明了:尽管有时社会交往障碍现象伴随着智力缺陷(智力发展障碍),但它并不一定与个人的发展水平一致;缺损往往超越了基于发育水平所预期的困难。

标准化的行为学诊断工具加上心理测量的统计性能,包括了监护人访谈、问卷调查和临床观察测量等,能够提高可能在多个时间、由不同临床医生所给出的诊断的可靠性。

 

辅助诊断的相关特征

很多自闭症谱系障碍患者都同时患有智力或语言上的功能缺损(例如,说话很慢,言语理解的延迟等)。甚至那些拥有相当于或高于正常水平智力的患者,他们各方面能力的发展也不均衡。他们的智力和适应性功能技巧之间往往隔着一道鸿沟。运动缺陷也往往相伴而生,包括奇怪的步态、笨拙的姿态,或是其他异常迹象(如,用脚尖走路等)。自我伤害(如,击打头部,腕关节等)也可能发生,而破坏性或挑衅行为则更常在儿童或青少年患者中观察到,包括智力障碍 (intellectual disability)在内,都比其他疾病发生地更为普遍。青少年和成年患者倾向于同时患有焦虑症和抑郁症。有一些患者有“类紧张症动作行为”(迟缓、“凝固”的不完整动作),但是这些和典型紧张症发作的症状仍旧不是一个量级的。然而,患自闭症谱系障碍的个体仍有可能发生症状的恶化而发展成为完全符合紧张症诊断标准的运动障碍症状,比如缄默症、摆姿势、扮鬼脸和蜡样屈曲。紧张症的并发风险在青少年时期是最大的。

 

流行率

近年来,美国和美国以外国对自闭症谱系障碍的报道频率按照相似的儿童和成年人样本估计,大约达到了人口总数1%。但目前仍不清楚比例的增长是因为DSM-IV拓宽了诊断标准而涵盖了阈下病例,还是群众意识的增强、研究方法的不同,抑或是自闭症谱系障碍患者确实增加了。

 

发展和课程(?)

自闭症谱系障碍的诊断还需要记录年龄和发作模式。自闭症谱系障碍的典型症状一般在出生后第二年(12—24个月)被识别出来,但如果发展延迟较严重也有可能早于12个月被发现,或是由于症状较细微而晚于24个月才被发现。发作模式包括一些早期发育迟缓或任何社交或语言能力的丧失。针对能力丧失的情况,父母或监护人可能会给出一个相对较慢或较快的

社交行为或语言能力的恶化历史。典型地,这种情况会在12到24个月之间发生,这样一来就与一些至少有2年正常发育史的罕见发育退行性障碍区分开来了(详见前述:童年瓦解性精神障碍?明明这一版里还在ASD范围内……)。

自闭症谱系障碍的行为特征首先在童年早期变得明显,有一些病例在出生后第一年中就表现出了对社会互动的不感兴趣。一些患儿有发展停滞或退行的现象,逐渐或较快地出现社交或语言能力的恶化,通常在出生后的2年内发生。这种能力丧失在其他疾病中非常少见,可以作为自闭症谱系障碍的“红旗警告”。更加广泛且不寻常的医学调查结果是在社交能力以上的能力的缺失(比如,自我照料、如厕、运动技能的丢失)或是第二个生日以后的能力缺失(详见“差别诊断”一节中Rett综合征的部分)

第一个显现出自闭症谱系障碍症状往往包括语言发育的延迟,伴随着对社交的兴趣缺失或非正常的社交互动(比如,把玩具拿到身边但是从不跟它们玩),以及不寻常的交流方式(例如,认识字母表但是却对自己的名字没有反应)。这样的孩子有可能会被怀疑是否患有耳聋,但是又被典型地排除在了耳聋的诊断范围之外。在第二年,奇怪的重复行为和正常玩耍方式的缺失变得更加明显。由于很多正常发育的幼儿也有强烈的偏好,且享受重复的过程(比如,吃同一种食物,看同一部影碟看好多遍等),要将学龄前患自闭症谱系障碍的儿童的重复刻板行为从正常孩子中区分开来可能会很难。临床诊断标准是基于行为的形式、发生频率、和强度来加以区分的。

自闭症谱系障碍不是一种退化的疾病,它尤其可能随着学习和补偿而延续一生。症状往往在童年早期和入学初期表现得非常明显,随着发育至少在某些方面有一定补偿,特别是在童年后期(例如,对社交的兴趣增加)。一小部分患者在青少年时期发生了行为的恶化,而大多数患者则改善了。只有极少数自闭症谱系障碍患者在成年以后独自生活;部分具有超常语言能力和智力水平的患者能够找到恰好与他们的特殊兴趣和能力契合的工作。一般情况下,缺陷水平更低的个体可能有更好的独立能力。然而,即便是这些个体,也仍会在社交上表现得比较幼稚和脆弱,对独立组织语言表达实际需求有困难,且倾向于患有焦虑症和抑郁症。很多成年患者使用补偿策略和应对机制来掩盖自己在公共场合中的困难,但同时忍受着压力为获得社会正向的认可和接纳而努力。至今为止人们对自闭症谱系障碍患者的晚年生活几乎一无所知。

一些患者在成年后才得到了第一次诊断,有可能是因为家中孩子得到了诊断或是工作/家庭关系的破裂而促进了病情的发现。在这种情况下难以得到详细的发育史,且应当考虑到患者自我报告也会有一些困难。当临床观察结果符合诊断标准、且没有童年时期良好社交能力的证据,则患者会被诊断为自闭症谱系障碍。例如,当父母或亲人报告说个体在整个童年时期有正常和持久的互动友谊,以及良好的非言语交流能力,就可以排除个体患自闭症谱系障碍的可能。然而,缺乏发育信息的情况则不能排除。

用以定义自闭症的两大症状:社交互动缺陷和重复的刻板行为在整个发育时期都表现得非常清楚。在发育后期,干预治疗或补偿、当下的援助,都可能至少在某些方面掩盖了这些症状。然而,这些症状仍然足以为当下的社交、职业或生活中其他重要组成部分带来损害。

 

风险和预兆

自闭症谱系障碍最确定的预兆是相关的智力障碍 (intellectual disability)和语言缺陷(例如,5岁时是否获得功能性语言是一个好的预测标准),以及精神健康问题。并发性诊断的癫痫则伴有更严重的智力障碍 (intellectual disability)和更低的言语功能。

环境

一些非特异性的风险因子,如父母较晚的生育年龄,出生体重过轻,或是胎儿接触过抗惊厥药等, 都有可能增加患自闭症谱系障碍的风险。

遗传和生理因素

对于自闭症谱系障碍的遗传率分析从37%变化到90%,主要基于双胞胎的和合率。至今多达15%的自闭症谱系障碍病例与已知基因突变有关,在不同的患病家系中出现了新发生的(de novo)拷贝数变异或新基因(de novo)突变。然而,即便是一种与已知突变相关的自闭症谱系障碍疾病,外显率也并不为1。剩下的病例可能是由多基因造成的,可能是上百个基因位点,各自对患病风险的增加有少量贡献。

 

与文化相关的诊断事项

社会文化的差异会存在于社会交往、非言语沟通和社会关系的规范中,但自闭症谱系障碍患者显然不会是本土社会规范的受益者。文化和社会经济因素可能会影响到得到诊断的年龄;例如,在美国,非裔美国孩子更有可能较晚得到诊断,或是无法接受全面的诊断。

 

与性别相关的诊断事项

男性更常(4倍)比女性被诊断为自闭症谱系障碍,在临床样本中,女性患者更常表现出相关的智力障碍 (intellectual disability),暗示着无智力缺陷或是语言发育迟缓的女孩有可能得不到全面的诊断,也许是因为社交互动缺陷的症状比较轻微。

 

自闭症谱系障碍的功能后果()

对于年幼的自闭症谱系障碍患者来说,缺乏社会沟通能力可能会妨碍学习,特别是通过社会性互动或同龄人的学习。在家中,对日程的坚持和对改变的厌恶、过度敏感可能会妨碍饮食和睡眠,让日常照料变得无比辛苦。测量患者的IQ,适应性行为得分尤其地低。他们对计划、组织和应付变化感到非常的困难,甚至对那些智商比同龄人高的患儿也是如此。这些孩子成年以后有可能由于僵化思想和无法接受新奇事物而难以自立。

很多自闭症谱系障碍患者,即便是那些没有智力障碍 (intellectual disability)的个体,成年后在社会心理学的评判标准下(例如自主生活和通过工作获得收入)能力水平也很低。对于晚年的功能性后果并不清楚,但离群索居和交流障碍(如,向外界求助的减少)有可能影响到晚年的健康问题。

 

区别诊断

Rett综合症 (Retts disorder /Rett syndrome)

在Rett综合症 (Rett’s disorder /Rett syndrome)患者的发育退行阶段有时可以观察到社会互动的瓦解(尤其是在1—4岁之间);于是有很大一部分患Rett综合症 (Rett’s disorder /Rett syndrome)的女童可能会表现出符合自闭症谱系障碍诊断标准的症状。然而,在渡过这一时期之后,大多数Rett综合症 (Rett’s disorder /Rett syndrome)患者的社交能力提高了,自闭症特征变得次要。因此,必须所有诊断标准都达到,才能够对自闭症谱系障碍作出诊断。

选择性缄默症 (Selective mutism)

对选择性缄默症 (Selective mutism)而言,早期发育并不一定出现问题。患病儿童往往在一些特定环境和条件下展示出正常的社交技能。甚至在患儿选择缄默的情形下,他们的社会互动能力是完好的,也并没有重复、刻板行为。

语言发育障碍和社交障碍 (Language disorders and social pragmatic)

某些形式的语言发育障碍可能会导致交流出现问题和一些中等程度的社交困难。然而,语言发育障碍的典型特征中不包括非言语交流功能的缺损,也并没有重复刻板行为。

如果个体表现出社交障碍而没有重复刻板行为,那么他有可能符合社交障碍疾病的诊断标准,而不是自闭症谱系障碍。只有当完全符合自闭症谱系障碍的诊断标准,才能够用自闭症谱系障碍的诊断代替社交障碍的诊断。特别需要注意详细询问过去或现在出现重复刻板行为的情况。

无自闭症谱系障碍的智力障碍 (Intellectual disability)(智力发展障碍,Intellectual development disorder

在年龄极小的患者中,无自闭症谱系障碍的智力障碍 (intellectual disability)很难与自闭症谱系障碍区分开来。没有发展出语言功能或使用符号的功能的智力障碍 (intellectual disability)患者为区分诊断带来了很大困难,因为他们往往也会伴随有重复刻板行为。如果个体表现出在社交互动方面的明显缺陷,则诊断为伴随智力障碍 (intellectual disability)的自闭症谱系障碍是比较适合的(与非言语技能发育水平有关,如正常的运动技能,非言语性的问题解决等)。相反地,如果在社交水平和其他智力技能上无发育失衡,那么诊断为智力障碍 (intellectual disability)会比较适合。

刻板运动障碍 (Stereotypic movement disorder)

由于刻板行为普遍存在于自闭症谱系障碍患者中,所以当病情能够用自闭症谱系障碍更好地解释时,就不应当诊断为刻板运动障碍 (stereotypic movement disorder)。然而,当刻板行为造成了自残现象并成为治疗焦点时,二者的诊断都可能是符合的。

注意缺陷多动障碍 (Attention-deficit/hyperactivity disorder)

注意力异常(过度专注或容易被扰乱)在自闭症谱系障碍中也非常普遍。当注意力异常超过了该心理年龄相应的水平,则应当考虑病人是否患有注意缺陷多动障碍 (Attention-deficit/hyperactivity disorder)。

精神分裂症 (Schizophrenia)

儿童精神分裂症 (Schizophrenia)往往在一段几乎正常的发育时期过后才发病。此病的前驱症状包括社交缺陷和异常兴趣、信仰的出现,导致对其的诊断有可能与自闭症谱系障碍相混淆。然而,典型的精神分裂症 (Schizophrenia)特征中也有不属于自闭症谱系障碍的——幻觉和错觉。确诊这种疾病需要记录一些有关精神分裂症 (Schizophrenia)的关键特征的问题(例如,“你在没人的时候会听到说话声吗?”“是的”)。

 

并发症

自闭症谱系障碍往往伴随着智力缺陷和结构化语言障碍(如,无法理解和用正确语法组织句子),这种情况应当尽量记录在相应的特别说明中。很多自闭症谱系障碍患者同时伴有精神疾病的症状(可能不完全符合后者的诊断标准),大约70%的自闭症谱系障碍患者可能患有一种并发性精神疾病,40%可能患有两种或两种以上的精神疾病。例如,如果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和自闭症谱系障碍的诊断标准都符合,则应当同时给出两种诊断。这一点在对自闭症谱系障碍并发性的发育性协调障碍、焦虑症、退行性障碍等其他并发疾病的诊断中均适用。对于语言功能丧失或损伤的病人,若观察到睡眠或饮食习惯的改变、挑衅行为的增加等现象,则应当评估是否患焦虑症或抑郁症。读写和计算能力的学习困难在发育性协调障碍中比较常见。若有自闭症谱系障碍相关的医疗状况,则应当在“伴随已知医疗/遗传或环境/获得性因素”的特殊说明下做记录。这些医疗状况包括了癫痫、睡眠问题和便秘等。回避/限制性进食障碍普遍存在于自闭症谱系障碍中,表现为极端且狭隘的食物偏好。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